“太太,请问你是用什么方法让总裁如此黏你?”“生孩子……”-小说书城吧

电视资讯 浏览(1103)
澳门赌场网站大全

  医院办公室内,突然响起一道急促的敲门声,顾念猛地从梦中惊醒。

  下一秒,门被大力推开,一位女护士急匆匆地走了进来,“顾医生,快快快,送来了一位中枪的孕妇,情况危急,现在必须得把孩子生出来才做取弹手术,否则对胎儿有影响,崔医生那边忙不过来,您快点过去看看。”

  顾念眉头微皱,焦虑地跟着她往外走,“怎么回事?”

  女护士匆忙道,“我也不知道,不过听说那个女人是帝家的人,这次手术院长非常注重,已经赶过来了……”

  帝家?

  顾念心口一紧,刚刚走到手术室外,阴冷似来自地狱深渊的嗓音就响了起来,“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,大人要活,小孩也必须得活,否则,我会让你们整个医院跟着陪葬。”

  顾念呼吸滞了一下,抬眼看过去,走廊的灯光下,一位身穿意大利手工定制西装的矜贵男人在众多保镖拥护下,冷冷地站在手术室门口。

  当看清那张完美的俊脸,轰隆地一声,顾念脑海中紧绷的弦彻底的塌了。

  帝长川?怎么会是他?他怎么回国了?

  1563261142039646516.jpg

  “是是是,帝少,您放心好了,我们一定会竭尽全力救那位小姐,我们的这位主治医生虽然年轻,可是经验非常丰富。”旁边的人点头哈腰,接着看到了她,厉声道,“顾念,还傻站着干什么,还不赶紧过来!”

  男人几不可觉地僵了一下,眼眸冷漠地往旁一扫,当看到快步走过来,,一直低着头的女人,深邃难测的眸子闪过一丝复杂难辨的神色,很快就被不动声色地掠了过去。

  顾念不敢多待,推开门就进了手术室。

  洗手消毒,顾念走到手术台前,躺在手术台上的女人抓住她的臂弯,哭着,“我求求你,救我孩子……一定要救我孩子……”

  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。

  顾念皱了眉头,对着旁边的护士催促,“不行,这血流的太快了,再这样下去,孕妇肯定承受不住,快,快输血进去。”

  “她的枪伤已经不能再等了。”旁边医生急忙道,“以孕妇目前的体质肯定不适合多打麻醉药,到时候麻醉药一过,她肯定挨不过,顾医生,我必须得同时跟你操刀,把她的子弹给取出来。”

  那子弹正中孕妇的胸口左侧靠肩膀的位置,虽然没有伤到重要部位,但是这样操作的危险性相当的大。

  可是不这样做,以孕妇现在失血的份量,同样会一尸两命。

  额头浮现一些薄汗,顾念没有过多犹豫,点了一下头。

 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着,不知道过了多久,

  “哇!”手术室里出现清亮脆耳的哭声。

  顾念看着掌心中捧着的小孩眼底闪过一丝复杂,心里同时暗暗松了一口气,她不敢耽误,把婴儿交给身边的护士,接着再度开始和其他的医生,一起为产妇做起了手术。

  又是漫长的几个小时过后,手术终于顺利结束了。

  顾念走出去,就看见坐在长廊上的矜贵男人站起身,眸光不经意相触,男人冷漠地移开视线,走到推床旁,看了眼病床上的女人,抬起头,却是对着她旁边跟出来的医生问,“怎么样?”

  男医生温和道,“恭喜帝先生,大小平安,都已经没事了。”

  帝长川松了口气,轻声道,“多谢。”便跟着护士推动的病床离开了。

  男医生看着低着头不知在想着什么的顾念道,“顾医生,你也累了一天了,先回去休息吧。”

  顾念颔了颔首,抬步离开。

  开车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,走到大厅,张嫂紧跟着从厨房走出来,“太太,您回来了,吃饭了吗?需不需要我帮您……”

  顾念略有些倦意地摆了一下手,“不用。”

  她抬步上了二楼主卧室,去浴室冲了个凉,躺在床上就睡了过去。

  睡得迷迷糊糊中,似乎感觉到有淅淅沥沥的水声传了过来,她睁开眼睛,恍惚地坐起身,就看见一抹熟悉的欣长身影,从浴室走了出来。

  男人似乎注意到有人看他,轻扫了视线,四目相对,各自一怔。

  是帝长川。

  是的,帝长川,是她的丈夫。

  三年没见了,除了今天医院的匆忙两眼,两人还是头一次碰见。

  空气有些冷沉,顾念率先打破平静,“她们……还好吧?”

  男人冷笑,“你自己操刀的手术你不知道?”

  他走到衣柜旁,伸手从里面拿出衣服往箱子里丢,顾念起身,走到他跟前,试探性地问道,“我帮你整理吧?”

  男人冷冷开口,“不用。”

  顾念抿着唇,弯下腰帮他整理,“衣服这样塞进箱子不太好,容易皱了不说,还放不下多少,我帮你对折一下,它……”

  “我说了不用。”男人薄唇冷冷一掀,攥住她的手腕,猛地一甩,怒喝一声,“滚!”

  “砰!”顾念被甩在地上,撞在了旁边的玻璃茶几上,上面的花瓶砸在地上,碎片割入了她的手,鲜血直涌。

  男人眉头一皱,手下意识地抬了一下,可是在下一秒,又生生地放了下来。他冷漠地移开眼,弯腰拿了衣服又去了浴室。

  顾念看着扎进掌心的碎玻璃片,眉心微拢,没等她有下一步的动作,男人已经穿好衣服从浴室走了出来。

  顾念停了一下,想说什么,可是终于没开口,沉默了几秒钟,又默默低下头找到医药箱,给自己处理伤口。

  1563261142028769128.jpg

  男人拉好行李箱上的拉链,拉着行李箱往门外走。顾念扬起脸,轻声道,“帝长川,我们什么时候去办理离婚手续?”

  门口,男人脚步停了一下,冷笑了一声,“我说过,除非我死,否则,你一辈子都得挂着这个帝太太的头衔。顾念,别说上天堂了,你连下地狱都不配。”

  顾念手抖了一下,砰地一声巨响,男人摔门离开。

  卧室又陷入一片死静,她垂下眼帘,细密纤长的眼睫遮住了脸上所有的面部情绪,安静地沉默半响,这才抬起脸,把纱布往掌心上包。

  第二天早上有个手术,顾念很早就去了医院,路上,她的车照例在一家路边摊停下,中年妇女扬起脸看着她笑道,“还是跟以前一样煎饼果子吗?”

  顾念微笑,“对。”

  妇女笑着打趣,“三年每天雷打不动吃同一份早餐,你是我见过最执着的一个人了。”

  顾念神色恍惚了一下,再度微笑,“主要是您的手艺好。”似乎想到了什么,她吩咐道,“嗯,麻烦您再帮我做一个。”

  买好早餐,顾念开车去到医院,途经VIP病房的时候,果然看见那熟悉英俊的矜贵男人正陪伴在病床上的女人身边。

  顾念移开脸,看着小护士推着早餐桌过来,把其中一份煎饼果子放在餐桌上,说道,“把这个也当成早餐送进去吧。”

  小护士看了她一眼,终究没问什么,敲响了门走了进去。

  帝长川看着小护士摆在桌上的煎饼果子,迟疑了数秒,伸手拿了起来,咬了一口,神色有些细微的变化。

  坐在病床上虚弱的女人打趣,“看不出来,你喜欢吃煎饼果子。”

  帝长川状似无意地问了句,“营养早餐有这种东西吗?”

  “这是顾医生刚才拿过来的。”怕他们不知道,小护士又补了一句,“就是昨天给你剖腹产的那个女医生。”

  帝长川俊脸猛地一沉,骨节分明的大手猛地用力一攥,煎饼果子被捏碎,接着,他直接将煎饼果子丢进了垃圾桶。

  门外靠着墙的顾念脸色有些难堪。

  在原地沉默了一会,她拢了拢身上的衣服,抬步离开,回到办公室,换上大白褂,顾念直奔手术室,三个小时后,手术很成功的结束。

  出了手术室,病人的家属迎上前,“顾医生,今天真是辛苦你了。”

  顾念保持职业的微笑,“应该的。”

  换掉衣服,顾念从办公室出来准备回家,走廊上,医院的张医生叫住她,“顾医生,很晚了,我送你回去。”

  顾念顿住脚步,回首,淡笑,礼貌而疏离,“不用。”

  顾念不管对任何人,都经常挂着温和的微笑,虽然看似亲切,可是却让人感觉到从骨子里泛出的疏离跟冰冷。

  张医生很早就注意到她了,顾念算不上是漂亮的美女,可是身上散发的那种安静冷凉的气质,总是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,想要了解她……

  “顾医生,明天你排休是吧?不知道你有没有空?我想请你去看电影。”

  顾念微楞,很快回过神,“很抱歉,我已经结婚了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张医生急忙走到她面前,“可是全医院的人都知道,你先生对你不好,你们要是关系好,为什么我从来没有见你戴过婚戒?我记得前年,你做手术连续不眠不休三天三夜,累倒在医院,差点心绞至死,在医院躺了一个礼拜,他也没有出现过,顾医生,放掉错误的,给我个机会,我……”

  “我先生他对我很好。”顾念打断他的话,平静又冷漠地看着他的眼睛,“是我,是我对我先生不好。”

  “很抱歉。”顾念朝他说完,转身离开。

  张医生年轻有为,对他投怀送抱的女人更是数不胜数,他可以大言不惭的说,对于女人,他从来没有失手过。

  他不甘心对着她背影大喊,“顾医生,我不会放弃的!”

  顾念没理他,很快就消失在了走廊转角。

  1563261141873707156.jpg

  张医生转身就走,突然看见旁边洗手间,男人慢慢走了出来,他一怔,恭敬地叫了一句,“帝先生。”

  转身正打算走,骨节分明的大手猛地钳住了他的手腕。

  他转过头,灯光照映下,身侧男人辨不出情绪,却让人觉得冷到发凉,他目光看向虚空的前方,冰唇缝隙间,冷冷吐出一句,“你知道,刚才的女人是谁吗?”

  “不就是顾念,顾医生吗?”张医生疑惑地看着他。

  男人面上阴霾之色一闪而过,毫不留情地发狠踹了他一脚。

  “砰!”张医生疼得忍不住倒在地上。

  男人居高临下地睨着他,高昂地下颚,“她是我太太。”

  文名:真心换真情

  骨节分明漫不经心地滑动了一下腕口的手表,他掠过他,迈着大步离开。

  张医生看着他的背影,不甘心说道,“你既然不喜欢她,为什么又不放过她?”

  男人眼眸冷如寒冰,“我是不喜欢她。”

  他薄唇冷冷一掀,脚步未停,声音有些慵懒有些冷酷无情,“但我的女人,也是你配妄想的吗?”

  内容摘自公众号,小说书城吧。

  图源网络,侵删!

达到当天最大量